juchisha 0 Comments

雪雁急的大喊起來:「察里津急電!羅莎的女皇薨了!」

李修一下子停住了動作,半晌沒有回過神來,誰死了?

「羅莎女皇沒了。陸大人他們正等着你過去商議此事呢。」

李修哦了一聲,開始不停的算計,葉卡大帝終於停止了她的呼吸,接下來羅莎會有一次大的動作,算是給這位傳奇的女皇送行。

奧斯曼控制下的拜占庭,將要迎來一次起義,本來是失敗的,為什麼自己不讓他成功呢。

我也想要比雷艾福斯港!我更想要波斯那條路。幫還是不幫?

羅莎是拜占庭起義的主要幕後推手,其目的是在於分散奧斯曼的注意力,好讓他們有時間處理葉女皇的喪事。

登基的應該是尼古拉一世,他上台的第一件事,繼續和奧斯曼死磕,並且把波蘭徹底的吞併。

十九世紀快到了啊,自己連個天竺還沒駐軍呢,進度也太慢了一些。

趁著羅莎國喪,拜占庭起義,安南和天竺不能在拖了啊…

雪雁看他又發了傻,不顧自己的衣衫,趕緊的給他換身衣服,又拿來涼毛巾,一把懟在他臉上,讓他自己擦擦。

就聽李修哎呦了一聲,回過了神,拿着手巾去洗漱,還給了雪雁后臀一巴掌,急忙忙的去了寧國府。

是波娃發來的電報,她被邀請去參加葬禮,可她不想去,用自己懷孕做借口,也有催著李修來讓自己把這個借口圓滿的意思。

「陸老,國內的事,交給你們去辦。趁此機會,先下安南,暹羅。咱們的炮艦要能沿着海岸一路補給去天竺才行,另外催催柳都護,安西軍應該可以進入天竺了吧,吐蕃先放在那裏不要管他。斷了天竺的根,它還能跑哪去,放手發動農奴起義,滅了佛我都不怪他!」

陸鳴略一思索允了計劃:「既然如此的話,不如就讓中南三省去攻蜀,讓柳都護那裏徹底騰出手腳對付天竺。」

李修哈哈大笑:「你不提,我還真忘了岳州的事。答應他鐵路的計劃,抽調冀州、晉州和齊魯的兵力給他,集中六個府的兵力,不信拿不下個巴蜀。」

議定了這些事,戶部尚書叫了苦:「銀子怕是不夠了。」

「還能撐多久?」

「至多半年。」

李修合計了時間,否了加稅的提議:「老百姓剛過幾天好日子,你們忍心拿自己人的錢嗎。我讓衛若蘭去高麗搞一些過來,剩下的事,又要辛苦我的女人了。我說,就不能先給個官來嗎?」

陸鳴等人苦笑,這要怎麼給你?也沒先例可循。

李修有了主意:「組織一批宮娥我要用,等我找個人帶隊。」

他去找誰?

在醫院堵住了混吃等死的裘世良和夏守忠,問他倆誰願意陪着妙玉去一趟扶桑。

「去哪幹嘛?」

李修發了一圈煙捲,煙熏火燎中,鬼鬼祟祟的說道:「扶桑有個狗屁天皇,壓不住他們的幕府。你們說,有沒有搞頭?」

兩大內侍有點心動:「最後怎麼個章程?」

「漢化了他們,我開個省在那裏。」

「誰去?」

「穆家的妙玉在明,薛家的寶釵在暗。還有賈家的迎春在高麗,有衛若蘭十幾萬大軍押著后陣,就看二位的手段了。」

三個人嘿嘿嘿的笑了起來,搞皇上,我們是專業的,不接受任何反駁。

7017k 「竟然是李大秋!」

楊恆有些詫異,旋即釋然。

的確,也只有李大秋有這樣的頭腦和技藝了。

這個孽徒拋開以前的種種算計不說,其本身的確是一個人才。

能管理,又善於經營,而且還會寫字作畫,更吹得一手好嗩吶,差點送走了自己。

自己教了他幾次勾股定理和小學數學后,他就展現出了不俗的數學天賦。

這樣的人才,放到地球上去,北大清華都擋不住他啊!

望着自己的雕像,楊恆沉思。

「作為偉大的不滅大帝,這樣普通的雕像,着實配不上自己的牌面。」

「頂它幾下吧!」

楊恆豎起左手大拇指,朝天接連多次頂,心中默念道:「雕像,本座頂你,雕像,本座頂你……」

漸漸地。

雕像發光,顏色由灰黑色也開始向烏墨色轉變,一股厚重又鋒芒壓抑的氣息漸漸升起。

左手大拇指神通的吉良吉影之贊,可贊天下萬物,讓其本質躍遷,實現進化。

威力非常逆天。

此刻。

在楊恆的狂贊力頂之下,本是很普通的山石雕刻而成的雕像,如同在自我進化一樣,開始變得非凡,光芒衝天起。

顏色從灰黑色變成了烏墨色,又從烏墨色漸漸變成了黑色。

而雕像的石材像是變成了某種金屬,黑色金屬,黑色中閃爍晶瑩的光點,流轉出神秘的龍紋神光。

它似乎要蛻變成某種更強的神材。

可這時,「咔擦」聲傳來,雕像上面出現了裂痕。

雕像的石體終究有「潛力」極限,顯然它已經進化到了極點。

楊恆蹙眉,屈指一彈,一道紫色精血沒入了雕像之中。

「嗡~」

雕像彷彿活了過來一樣,眼中都有紫光閃過,眸子變得無比深邃,傳神。

它的身上,所有的裂痕瞬間癒合,而且雕像整體轟隆隆長大,瞬間變成了千丈大小,騰空而起,懸浮在了虛空之中,綻放萬道黑色神光。

這是黑金神光。

有神秘龍紋流轉,那是大道龍紋。

一股極道氣息浩浩蕩蕩的散發了開來。

「龍紋黑金?!」楊恆吃驚。

「我力頂狂贊之下,竟然讓我的雕像變成了一具極道神兵!」

「而且通體由龍紋黑金鍛造而成的極道神兵!」

「這雕像,算是神像了吧!」

楊恆心中大為歡喜。

虛空起了雷電劫雲,轟擊神像,這是極道神兵出現的時候降落的天劫。

天劫順利渡過,千丈神像懸浮虛空,彷彿一個真人一樣,但極道氣息更加濃烈了,又鋒芒又厚重,而且帶有一股古老尊貴的霸道氣息在瀰漫。

同時,還有絲絲大帝氣機在波動。

這是楊恆的那一滴蒼天霸血帶來的效果。

看着這座神像,楊恆心中一動,威嚴的聲音傳遍整座不滅神山……

「所有道場生靈,凝聚法相之時,須以虛空神像為模板,凝聚無敵不滅法相…..」

楊恆非常霸道,將神像的作用發揮到了極致。

要求所有不滅神山的生靈,如果凝聚法相,就必須以自己的神像為模板,凝聚無敵不滅法相。

剛剛登上天梯的各族生靈聽到了這句話,神色不一。

有人尚未凝聚法相,聞言自然歡喜。

但更多的人早已凝聚了法相,修鍊到了更高的境界,法相如果更換,那和重修沒有任何區別了。

「大帝說的很清楚,需要凝聚法相的弟子門人,才需要凝聚不滅法相,我們等人應該不需要。」那個修鍊蠱蟲之道的人族高手說道。

屎殼郎老祖低頭沉吟:「我在擔心大帝傳授的古經可能與不滅法相有關吶!」

有人立刻附和道:「是啊,若真是如此,我們如果不凝聚不滅法相,那可真是吃了大虧,而且還會令不滅大帝不喜。」

但也有人反對道:「不滅大帝心胸寬闊,豈會因為法相而疏離我等,依我看,沒必要重修法相。」

眾生靈議論紛紛。

有人決定重修法相,也有人捨不得自己的一身修為,沒有重修。

……

洗髓宗廣場上的眾弟子,他們修為很低,楊恆說什麼,他們就是什麼,自然沒有任何反對的意見。

楊恆意味深長的道:「你們真是一群幸運的弟子啊!」

說罷,身形一晃,消失不見。

他來到了早已修好的洗髓殿裏,進入了地下密室。

地下密室中,寒冰棺早已被破開,裏面空空如也,南國聖女不知什麼時候蘇醒的,已經不見了蹤影。

只有一張字條留下:

「老魔頭,待我證道成帝,必取你的狗命!」

楊恆看了一眼,冷笑一聲,推衍片刻,面部表情的離去了。

他腳步一轉,又來到了青羊地宮。

「血眼青羊,我的寶兒,我又來看你來了……」

楊恆的聲音,在安靜的地宮裏回蕩。

祭壇上。

血眼青羊在沉睡,像是一座石羊羔雕像一樣。

楊恆在它的四周轉悠了幾圈,沒有看到那種能量珠子,去也沒有多少失望。

那種天降橫財,有一次就足夠了。

再多了,他恐怕就要懷疑有人要謀害他了。

「血眼青羊……」

楊恆的視線在血眼青羊的打轉,甚至伸手撫摸了好幾次,但最終沒有下手去偷吸它的古妖力。

因為血眼青羊最近的狀態很不穩定,經常會毫無徵兆的蘇醒。

「罷了,羊毛薅的太多,終會失手,還是老老實實的吞噬肥仔和二毛的古妖力吧!」

楊恆收攝心神,快速離開了地宮。

他前腳剛走,祭壇上的血眼青羊就蘇醒了。

可是。

它猩紅的眼中卻滿是悲傷和痛苦,抬頭望天,似乎看穿了大殿,看穿了虛空,看向了浩渺無垠的宇宙星空。

「咩咩咩…..牛二哥,你為什麼要拋棄我啊?」

「我已經減肥了,我已經是蜜桃臀了,我還有了小蠻腰,可你為何不要我了呢?」

「你說,我在外面有人了……咩咩咩……我好難過,我好傷心,你的話傷透了我…..」

它悲戚羊叫,似在自言自語。

片刻后,又陷入了沉睡。

青羊地宮外。

楊恆清晰的聽到了裏面的聲音,一陣驚悚和慶幸。

「幸虧剛才沒有貪心,否則絕對完犢子了!」

同時。

楊恆感到一陣怪異,這頭血眼青羊,竟然失戀了!

而失戀的對象,很可是青國神朝供奉的那頭紫氣青牛。

「紫氣青牛是超越了高級祥瑞的存在,誰敢給它戴綠帽子?」

「這個第三者,膽兒挺肥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