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chisha 0 Comments

蕭煜就比較擅長用劍,這個贏了剛好可以送給蕭煜。

凌雪菲雖然不喜歡用這把劍,但也知道這是一把好劍,因此有些猶豫。

靈汐一見她猶豫就說道,「怎麼?捨不得,還是怕輸啊,那就算了,本來我也沒想跟你賭。」

凌雪菲聽到靈汐這麼說,就動搖了一下,靈汐確實沒想賭,她也不可能會輸的。

「好。」

「你輸了,就跟我去個地方,你贏了,這把劍就是你的了。」

「行,痛快,那就起個誓吧。」靈汐不是很相信凌雪菲的人品,萬一等會她不認賬怎麼辦,還是立個誓比較好。

凌雪菲因為太有自信了,所以很痛快的就發了誓。

靈汐見她發了誓,也跟著發了一個,讓凌雪菲放心。

「說吧,賭什麼。」

「就賭誰先掉下去。」說著,凌雪菲就飛身上了一棵樹。

她堅持自己上次會失敗,都是因為小看了靈汐,還有就是她隱藏了自己的一部分實力。

以至於她沒有防備,所以才會著了靈汐的道,輸給她,但這一次不會了。

凌雪菲做足了準備,她一定要好好的教訓靈汐一頓。

靈汐勾勾嘴角,心裡大概知道凌雪菲想做什麼了。

她這腦子還是不錯的,一來可以教訓她一頓,二來還可以試探出她身後有沒有人保護。

可惜呀,她的實力被大大的低估了,凌雪菲以為自己很厲害,但其實,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好。」靈汐輕鬆應戰,但她要先把蕭煜給安排好。

靈汐手一揮,給蕭煜畫了一個結界,「待在這裡不要動。」

靈汐怕范崇禮動黑手,所以留了一手,然後才上樹。

凌雪菲等靈汐一上來,就發動猛攻,她絕對不不要給靈汐一絲還手的機會。

可靈汐也不是吃素的,看見凌雪菲的長鞭過來,她轉身就跑。

幾輪下來,凌雪菲連靈汐的邊都沒有碰到,凌雪菲漸漸的有些不平穩了,她有些急躁。

看見靈汐一跑她就猛的追過去,靈汐見凌雪菲上來,悄悄繞到她身後,然後就是一腳給她踹過去。

凌雪菲感覺到不對已經來不及了,被靈汐直接給踹到地上。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就這麼輸了,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啊。

凌雪菲一點也不服氣,她站起來怒氣沖沖的看著靈汐。

「你耍詐,這不算。」

「你並沒有說不可以啊,而且我這也不算耍詐吧。」靈汐懸在半空中一臉得意的看著凌雪菲。

「你自己本事不夠,就不要出來丟人啦。」說完,靈汐飛身而下,來到凌雪菲身邊,一把抽走她的劍。

她才不會等凌雪菲主動給她呢,自己動手多好。

「你…把劍還給我。」凌雪菲上前就要把劍奪回來。

靈汐一個轉身避開了,「凌雪菲你可不要忘了自己剛才說的話,起的誓。」

靈汐得意的搖了搖手中的劍,邁著小碎步悠閑的從她身邊走過。

「阿煜,我們走。」

「靈汐——」

「別去。」范崇禮攔住凌雪菲,一臉深沉的看著靈汐他們的方向。

「師兄,你為什麼攔著我?」凌雪菲不懂范崇禮為什麼不讓自己去找靈汐算賬。

「我剛才去蕭煜那邊,你知道發生什麼了嗎?」

范崇禮剛才做了什麼,凌雪菲根本就沒有注意到。

這會他這麼說,凌雪菲才停下動作,看向他。

「我本想先試探一下蕭煜,結果卻發現我根本就不能靠近他。」

「什麼?」凌雪菲這下是真的懵了,什麼手段,能夠讓人靠近不了。「師兄你沒有搞錯吧?」

「我也希望是我弄錯了,可是我真的靠近不了,眼看著蕭煜就在我面前,但我就是近不了他身邊。」

范崇禮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這跟靈汐有關係。

蕭煜是不用想的,他絕對沒有這個本事。不然當初也不會那麼輕易就被他們抽走靈根。

范崇禮心裡有了一個想法,原本他就喜歡靈汐,現在靈汐有了更多不一樣的本事,他就更加喜歡了。

凌雪菲除了身份其他什麼都比不上靈汐,他原本還是想跟凌雪菲在一起的,但他現在是真的不想跟他一起了。

因為凌雪菲已經幫不了自己什麼了,蕭煜的靈根他有了,只要自己努力修鍊,早晚能夠成為大宗士。

到那個時候,就算是凌雪菲的爹,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因為他終於發現了蕭煜靈根的厲害之處,一開始沒有顯現出來,但慢慢的,他就發現了。

這真的很好用啊,那修為就跟那竹子似的節節高升啊。

只是現在他還不能暴露出來,不然被他們發現了,他就保不住這靈根。

所以范崇禮現在還得哄著凌雪菲,這一次歷練的機會,他本來是不能出來的。

因為他是紫雲宗的大師兄,平時也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可是待在宗門,人多眼雜的,總會被發現,所以他想了個辦法讓凌雪菲跟他爹說她想出去,還把自己給帶上。

為了就是避開宗門的人,好單獨修鍊,只是沒有想到會遇到蕭煜跟靈汐。

「現在我們已經跟他們鬧掰了,先分開吧。」

「那我們接下來去哪?」凌雪菲問。

「我們去南邊吧,我聽說那邊有一個很厲害的隱士,她就很擅長使用長鞭,我們去找她,你不是喜歡用長鞭吧,可以請她指導你一番。」

凌雪菲沒想到范崇禮竟然記得自己,心裡頓時甜蜜蜜的。

自然是范崇禮說什麼就是什麼了,點點頭,「那我聽你的。」

范崇禮笑笑,伸手揉揉凌雪菲的腦袋。

。 錢利娟從米袋子里舀了一瓢小米倒進盆里,看了一眼坐在門口的李錦,李錦和王小明正在玩撲克牌,甩牌的樣子像個小大人似的。

「不要把撲克牌往嘴裡塞,有細菌。」

看見王小明往嘴裡塞撲克牌,錢利娟馬上說道。

撲克牌四邊已經破損,上面的花字也已經模糊了,錢利娟記得這副撲克牌還是大哥二哥還沒去林場幹活時過年買的,打撲克牌是許多年來他們兄妹最好的娛樂方式。

李錦沒注意王小明往嘴裡塞撲克,聽到母親說話,伸手搶下王小明手裡的牌。

「不玩了。」

「再玩一會,求你了,再玩一會。」

李錦不肯陪他捉蜻蜓,也不肯陪他玩捉迷藏,陪他打撲克也是隨便出牌,王小明已經覺得很無聊了,如果連撲克也不跟他玩了,他都不知道該做點什麼。

「不玩了,你自己玩吧。」

李錦站了起來,目光望著籬笆外。希望錢紅霞能早點回來報告好消息。

「早知道你不跟我玩我就跟我奶奶去小學校了。」

王小明撅嘴表示不滿。

「你以為你想跟去就能跟去?你為什麼不能學會自己玩?」

李錦的話把王小明說愣了,他可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從小他就寸步不離奶奶身邊,和錢利偉也是形影不離。最近錢利偉好像突然長大和他疏遠了,一天也見不到一兩次。

「你是男孩子,要學會獨立堅強,不能什麼事都依賴別人。你都六歲了,明天都該上學了。還想做你奶奶的乖小寶,會被同學笑話羞羞。」

「真滴嗎?那我該咋辦?」

「學會一個人獨處,看看風景想想心事。」

李錦自己心事重重,隨口說讓王小明也想心事,可王小明哪來的心事。

王小明轉著眼珠子使勁想,還真讓他想到一樁心事。他要去找秦芳,昨天都沒有和秦芳說上幾句話,秦芳總是很害怕的樣子,他現在要去找秦芳,告訴秦芳不用害怕,他會保護她。

突然之間冒出來的英雄氣概讓王小明看起來神采飛揚,拉著李錦就往外面走。

李錦猶豫著要不要跟王小明往村西頭走一趟。以她現在的腳力去一趟村西頭秦老太家倒是沒問題,可是她和王小明兩個小孩走那麼遠的路,大人肯定會擔心。扭頭朝屋裡望去,錢利娟正在廚房忙著給陳小紅做小米粥。陳小紅肯給孩子餵奶,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對陳小紅也格外熱情關心了。

「屋裡不能開窗,坐月子吹風會頭疼!」

汪桂珍伸手關上被陳小紅打開的窗戶,順手把窗帘也拉上了。

北方中午的太陽火辣辣地,好像沒有一點遮擋,比小墾島上的陽光還要烈。

走到河邊李錦已經滿身是汗了,王小明飛快地跑上木橋,回頭大喊「小嬌嬌你快點」。

李錦抹著脖子里的汗,這時想起李帥叔叔和錢老三媳婦應該就在龍河上游的北山上。是去找秦芳還是去看李帥叔叔,李錦有點為難了。

「刺啦刺啦……」

河邊的廣播喇叭終於傳出清晰的聲音,秦隊長通知大家可以正常飲用村裡水井裡的水了。龍河的水暫時不能喝,洗衣服洗澡還是沒問題的。

。 宴會、舞會,接下來的程序就是酒會,樂隊撤下去,可以讓人們更好的聊天。

這樣的社交場所,氣氛更輕鬆,其實也是聊事情的好機會。

英國首相剋萊門特·艾德禮,此刻正再和援助團團長,美國副國務卿迪安·艾奇遜聊天,他希望得到更多現金援助。

美國的馬歇爾援助計劃,也是有規劃的,需要通過國會,不是想給誰多少就給多少,比如今年英國,就可以獲得約9.2億美元的援助。

不過這些援助里,絕大部分是物資,棉花、糧食、煙草、石油、工業品等等,傾銷美國過剩的產能和物資,而現金貸款只有非常少一部分。

今年就只有1.2億美金。

1.2億對英國來說,就像在沙漠里饑渴了好幾天,米國送上的卻是半杯水。

讓你依舊饑渴,卻一時半會兒死不了了。

而那些援助的物資也有講究,不是你想要什麼就要什麼,是我給你什麼你要什麼,像英國急需的工業原料,卻不包括在馬歇爾計劃內,想要那些自己花錢買。

什麼,

你說我不要你們傾銷過來的物資。

你不要都不行,援助計劃是整體的,不要那些傾銷物資,1.2億現金貸款你也拿不到。

首相和副國務卿現在就是商量,希望能增加現金援助,這對英國的經濟恢復非常重要。

艾奇遜攤攤手表示愛莫能助。

「援助計劃需要通過國會,已經不可能更改了,說實話,我們也沒辦法提供更多現金,其實我們已經幫你們想到這點,所以帶來了考察團,他們都是米國最大的財團,如果能在他們的銀行貸到款,或許比援助資金還要多。」

首相心說,我們不是沒努力,這些日子一直在找各家銀行談判,可是他們對貸款並不上心。

英國政府找過花旗財團,也找過洛克菲勒和哈迪的富國銀行,幾家都異口同聲的拒絕了貸款請求。

資本家都知道,戰爭結束各國經濟困難,正是抄底產業的最佳時機,而英國卻大搞國有化,把所有東西全都攬在自己懷裡。

貸款那點可憐的利息,根本打動不了資本家的心,他們手握現金,自然是想收購更多資產,這個時候真的是現金為王。

英國經濟部長就曾經找到哈迪,希望貸款1億美元,利息甚至比平時還要高一點,哈迪拒絕了。

就以五年利息來算,1億貸款5年只能給他帶來2000萬美元的利潤。

而這一億如果進行投資,哈迪可以讓這1億資金翻幾翻,其他銀行也是如此想的,所以基本的都拒絕了貸款請求。

現在這個世界,

誰生存都不易。

……

瑪格麗特公主換了一身衣服,重新出現在酒會,宴會中途換衣服這種情況對貴族很正常,古代一場宴會很多貴族要換三四套衣服。

目光掃過全場,發現那個可惡的男人正在和其他人聊天,她狠狠盯了兩眼,打算找機會報仇。

可是直到酒會結束,瑪格麗特公主也沒有找到機會。

要說主動上去挑釁,她又有些不敢,主要是她剛剛真的被那個無賴嚇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