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chisha 0 Comments

巨犀王怒火攻心,已經想不起去正視徐真的力量。

但旁人清楚,能夠以肉拳砸碎一件神通靈寶,他的實力就不是一名半步戰皇可以抗衡的。

巨犀王要敗,或許還會丟掉性命。

“你確定待會還要與徐真交手?”

青牛子內心十分震驚的,雖然當初第一次遇見徐真,徐真就給他非同尋常的感覺。

可如何他也無法預料,徐真會在這短暫時間,成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上宮林聞言,依舊點了點頭。

“李白對徐真讚譽頗高,我想看看能夠讓他認可的人有多強。”

“徐真的實力絕非眼前所見,他施展了戰魂融合,連模樣都有了很大程度的變化。可你發現沒有,戰魂融合之後,我似乎感受不到他的真正境界了。”

青牛子的話,一下就說到了上宮林的心中。

的確。

此時此刻,上宮林根本無法肯定,徐真究竟處於什麼境界。雖然徐真的氣息依舊是戰靈,可卻擁有比戰靈強出千倍萬倍的戰力。

“徐真,我要殺了你。”

巨犀王像是發瘋的犀牛一樣,狂奔沖向徐真,連妖氣都不曾動用。

“巨犀王,不過一柄靈寶,你當真要與我玩命?”

“它跟了我太久了,沒有人可以將它擊碎。你做到了,但你必須要死。”

轟轟轟。

巨犀王巨大的身軀在行進的過程中陡然幻化成本體模樣。

一頭身長二十米,身高數十米的巨大白皮犀牛。完全借著本能的衝擊,想要將徐真踩死在鐵蹄之下。

銀髮隨風狂舞。

徐真的臉上露出一抹瘋狂和興奮。

面對悍然而來的巨犀王巨大的身軀,徐真一步踏出,整個人也化成閃電一樣,沖向巨犀王。

咚咚咚。

所有人都傻了。

他們發現此刻的徐真竟然打算以自己的肉身硬剛巨犀王的犀牛本體。

“他瘋了嗎?”

“無論海妖還是獸族,他們的肉身之強,絕不是人類可以相比。”

“我看這徐真就是託大,自信到已經盲目了。”

這樣的言論沒有持續多久。

當徐真與巨犀王重重地撞在一起的時候,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

嘭。

隨著那一聲天雷一樣的聲音響起之後,擂台之上,徐真的身體上,沾滿血跡。

他的黑色長袍,更顯色重,有著滴滴血液從長袍邊角向下滴落。

他的銀色長發,此刻已經成了紅色,被血液浸濕,貼在長袍上。

巨犀王呢?

眾人看到那斷成兩半的屍體時,倒吸一口涼氣。

嘶。

“這還是人類的軀體嗎?”

隨後。

那熟悉的一幕也是再次出現在眾人眼中,巨犀王的一切,被徐真吞噬了。

「徐真怎麼也修鍊了這種吞噬之法?」

有人驚呼,眾人目光則望向潘安。

潘安一副不屑模樣:「看什麼看?跟我的靈法相比,他的不行。」

此刻的徐真,接連吞噬了兩股力量,並沒有將這些力量化為己用,更是全部引入華夏之中,讓眾人修鍊。

並且,他還調整了華夏的時間,把裡面的時間與外面的時間,調整為100:1。

外界一天,華夏百日。

他需要他們儘快的強大起來。

一代猛人巨犀王被徐真撞死了。

王釗興奮的將那些靈石收了起來,高喊著徐真牛逼。

擦了擦臉上的血跡,徐真也是看向眾人。

「不好意思,可能讓大家有點小小失望。」

左倫咽了咽喉嚨,脊背都開始冒出冷汗。

巨犀王,那可是成名在三大帝國中不知多少年月的強者,居然被徐真硬生生給撞死了。

還是人嗎?

還有王法嗎?

「左副盟主,我可以和潘安一樣,誰若想上,徐某都可以接受挑戰。」

左倫只覺得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都那麼恐怖了?

「這諸位!可有人願意挑戰徐真,爭奪第二個入場名額?」

眾人作壁上觀,誰也沒有言語。

連巨犀王這樣的半步戰皇都被撞死,海妖陣營這邊,怎麼會想不起,當日徐真擊殺墨夜千靈時的模樣?

等了片刻,見無人上台。

「既然無人挑戰徐真那麼」

「左副盟主且慢!晚輩上宮林很想與徐公子切磋一二。」

上宮林。

人族陣營,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落在了這個一身白衫,黑髮俊秀的男子身上。

左倫同樣有些驚喜起來。

這上宮林的名頭,在絕北靈域之中一度齊平戰國無雙,乃是劍山風頭一時無兩的人物。雖然後期敗在李白手中,但上宮林並不怨恨。

因為,李白的確是千年難遇的劍道奇才,有李白的劍山,未來定然不可限量。

上宮林言罷,腳尖一點地面,如一道驚鴻掠空,落在徐真身前。

「潘安敗了卜天龍,不知你我一戰會是如何?」

上宮林的聲音極具磁性,讓人覺得,光是聽聲音就覺的這人一定是正派。

「結果如何?不打一場,很難說啊!」

「你能從徐天手裡活下來,我很驚訝。說實在的,遇見徐天,我雖然自詡戰皇之下難逢敵手。只可惜,徐天已經稱皇。」

徐天稱皇?

就是說徐天的修為已經踏足戰皇了。

徐真又覺得頭有些大了。

「你可真是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啊!」

上宮林手掌輕抬,一柄碧水長劍緩緩從其掌心中透出。

「你我無冤無仇,我之所以與你一戰,實在是對你好奇。李白這個人,看似開朗,心氣傲的很,他能誇你,說明已經認可了你。」

「這柄劍叫做秋水,我的劍法名為《忘川》,乃我自創劍法,本想取名望穿秋水,但想來太過多愁,故而更名。此劍法共有九式,后六式都是搏命劍法,我不想與你搏命,所以便以前三式會你。」

徐真點了點頭,淡淡說道:「其實,你可以施展出全部的劍招,我想我應該可以接的下。」

「哈哈!大可不必。」

耳畔又傳來王釗的聲音,這一次的開盤賠率,徐真和上宮林幾乎不相上下,下注的金額也是難分伯仲。

看來,徐真的表現已經真正讓他們認識到,這個只有戰靈氣息的修鍊者,真實戰力的恐怖,已經上升到了上宮林這樣的強者地位。

滴答。

一聲水滴之聲突然在徐真的耳畔響起,這讓徐真的神經陡然緊繃起來。

他竟然絲毫沒有察覺,上宮林什麼時候已經施展出劍意。

「感覺到了?」

上宮林輕笑道:「忘川劍法第一式《未央宮》請指教。」

隨著上宮林的聲音落下,徐真的感官世界,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宮殿,以劍意融匯而成的宮殿。

未央宮。

徐真只覺得這座劍意宮殿開始拉扯他的神識,撕扯他的靈魂,將他全部的精力從身體之中催發出去。

這一劍如何刺出,如何將自己帶到這樣一個感官畫面之中,徐真不得而知。

雖是如此。

徐真的肉身之強,靈魂之強,靈氣之強,也是超出上宮林的預料。沒有全力施展的未央宮,根本不會對徐真造成太大的傷害。

只是幾個呼吸,徐真就從未央宮中走出來,將那些劍意盡數吞噬。

他本不擅劍,卻在此刻開始體悟上宮林劍中的劍意。

秋水劍一聲劍鳴,從徐真的身旁盤旋飛回。

上宮林有些驚喜,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以這種方式破解未央宮。

「徐真,你果然是一個奇才,不按常理出牌。」

「你的劍法也非常理劍法,如這種直接攻擊他人靈魂的劍意,更像是幻境,出的來則矣,出不來便是窮其一生。」

上宮林點頭,繼續道:「忘川劍法第二式《樓台月》請指教。」

近水樓台先得月。

上宮林這一劍同樣不是物理攻擊,徐真的世界又變。

所謂的樓台月,就是引動劍法之中的人之心底所想。

此時此刻,深藏在徐真內心深處的有什麼?

一是,沉睡在玉虛青靈塔中的裴蘿婉。

二是,覺醒無情大道離開自己的徐妙哉。

但是這兩女,裴蘿婉從某種角度來說是一直陪在徐真身邊的,所以,此刻他更在意的就是可能要與戰國無雙成婚的徐妙哉。

於是,樓台月將徐真內心所想幻化出來,在上宮林的領域之中,束縛著徐真。

或許是因為愧疚,當徐妙哉的身影出現之際,徐真即便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他還是靜靜看著眼前的徐妙哉。

所有的幻象,在擁有太虛混沌瞳的徐真眼前,如同無物。

即便眼前的徐妙哉多麼的惟妙惟肖,多麼的有血有肉,在徐真眼中,都只是一場煙雲。

「上宮林,這種幻象對我沒用的。」

上宮林微微頷首,有那麼一絲意外,卻也在預料之中。

「第三式便是真正的攻擊劍法,你準備好了嗎?」

「呵呵!你我真的是在戰鬥嗎?」

「秋水不曾染血,你信不信,我的手中並未殺過任何人。」

。 一回生二回熟,唐杏兒在用這種辦法殺死年老太的時候,她一下就病了半個月時間,第二次害死自己丈夫的時候,她也就嚇得一個晚上不自在,後面都變得很正常了,還進了京城,這樣可以保下自己的財產,還可以去看看唐寶珠過得好不好,如果過得好,她還是會想辦法搶走對方的生活。

只是沒有想到自己那個堂妹,一次知道她是個麻煩了,就開始防着她了,那個堂妹夫也根本就不理她,她想要得到點好處,也根本就沒有可能,讓她沒有辦法之下才想起了姑姑也在這邊,她過來也就是過度一下,都到了京城,那妹夫也不是最好的人選,她真的沒有必要非得選對方才好,既然是這樣,那就騎驢看馬,再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