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chisha 0 Comments

他們其中有一個聰明人,想到了一個可能。

「該不會,葉寒就是想要利用咱們,就這樣殺他,然後他能保證自己躲開。一來一回,只可能是咱們一直在花僱主的錢,從而讓僱主要花大量的錢。葉寒就利用這個檔口,一個一個的解決掉這些僱主。」

「哎~丟不起這個人,咱們還是撤出吧。」

那些實力不濟的人,覺得到頭來殺不死葉寒不說,還會被人給利用。

這事情要是傳出去,恐怕會被別人笑死。

無奈之下,他們放棄了這個舉動。。。 證據是一張照片,也就是在一周前的雲華酒店,顏所棲的手挽著沈虞臣,正打開門跟顧舟對峙的場景。

照片很糊,看不到沈虞臣的臉,但是可以清晰地知道,畫面里有顏舟CP兩主角,外加一個男人。

很顯然,能拍到這張照片的,就是白悠然了。

蘇蔓電話被打爆,有公司的高層,有媒體記者求證,還有CP粉絲後援會大粉。

顏所棲也接到一通電話,是貪財的白悠然打來的:「你不是沒男人就活不了么,現在這一出,是我教訓你不跟我合作,所以這反轉喜歡么?」

顏所棲真的笑了,「白小姐,你神經病么?我招你惹你了?」

「我就想給你上一課,讓你明白男人沒個鳥用,還會成為你絆腳石,喏,現在就是報應。」

說完就掛了電話!

態度囂張至極,把她自己整顏所棲的事情全部拋開,還義正言辭的給她上一課!

顏所棲服氣了,看著手機冷笑了一聲。

蘇蔓正跟高層通電話。

塗娛娛樂的總裁,霍曲深。

當然,沈虞臣跟霍曲深不一樣,一個是集團的老總,一個是集團旗下小小分公司的總裁,說白了,霍曲深就是給沈虞臣打工的。

即便是這個級別,顏所棲作為公司不溫不火的四線小藝人,還是不夠資格給霍曲深臉色看的。

蘇蔓掛了電話,跟顏所棲對上眼,兩人狼狽為奸的一笑。

蘇蔓打了一個響指:「以我多年經紀人經驗判斷,你要火了。」

「感覺還很強烈。」顏所棲點頭:「感謝小三,我愛她。」

這件事算是醜聞,很快就席捲了各大媒體。

特別是網上,鬧得不可開交。

顏舟CP粉絲一個一個都不相信。

「一張圖能說明什麼,萬一這男人是顏所棲的哥哥?」

「沒有石錘就別在這裡嗶嗶,無腦跟風黑的全家司馬!」

當然也有嘲諷的黑子。

「這照片還不夠錘么,只有CP粉絲天天YY,才會睜眼瞎不承認。」

「對啊,我一直都覺得這對CP互動非常的假,成天只知道炒作,現在翻車一點都不奇怪。」

而此時《尋鳳》開機宴的紅毯,忽然趕來很多媒體粉絲,當然是為了顏所棲這個大新聞,加足馬力在她走紅毯之前趕到。

大家都以為顏所棲會慌張失措的出現,畢竟一個出道沒多久的小藝人小透明,還沒被娛樂圈毒打,如今遇見這樣的場面,一定是招架不住的。

但是所有人預料錯了。

顏所棲一點沒有受影響,對於突然多了的關注,還非常的受用,就像個一線小花一樣,跟大家互動招手。

白悠然出場順序排在顏所棲的後面,所以候場等待的她目測這一切,有些傻眼。

顏所棲大大方方的來到拍照區,各種凹姿勢,快門聲跟雨滴一樣密集。

「顏所棲這麼美的嗎?以前怎麼沒注意過啊。」媒體紛紛被驚艷。

「她以前沒人氣,誰有閑心追她的新聞。」

「靠,如果這是炒作,那顏所棲的團隊真的絕了,這麼美的人,憑顏值就能火。」

紅毯主持人第一次遇到藝人前腳爆出醜聞,後腳就大大方方的出來走紅毯。

這心理素質絕對不是蓋的。

看著同事送來的新鮮提問卡,都為顏所棲捏一把汗。

先是誇讚顏所棲,終於開始步入萬眾期待的正題:「顏小姐,你知道現在網上鬧得很兇的緋聞么?」

。 「雷凌小友放心。」

「你這杯喜酒,老道我是喝定了。」

看雷凌那副勉為其難,被迫瞎了決定,一坤卻哈哈大笑,舉杯與雷凌碰杯說道。

「雷凌小兄弟大喜,我劍宗自然是全員到場,為小友慶祝。」

帝靈淡然一笑,點頭向雷凌給予肯定的答覆。

「算你小子識相。」

「若你敢欺負我孫女,我天族全族定不會放過你。」

黃天傲當頭棒喝,居然還沒有露出半點笑意,反而對雷凌有意提醒。

雷凌尷尬的笑著,要不是在這種場合,他怎麼可能會被黃天傲嚇唬住?

只是,他不想讓自己女人,對自己感到失望而已。既然躲不掉,就順其自然,辦一次婚禮就是。

蒂娜、李珊珊、蘇夢、納蘭詩雨幾人可是笑不攏嘴,雷凌答應為她們舉辦婚禮,他們當然高興。

就在雷凌喝了一口酒,緩解自己的尷尬處境時,突然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一種極強的殺氣,鎖定了自己。

雷姐皺眉,轉過身看向不遠處,只見人群之中,有幾個人目光不善,正在虎視眈眈看著自己。

這幾個人中,有慕容痕父子三人,還有東海馬家的馬雲飛與馬雲嵐姐弟兩人。只是,在馬雲飛、馬雲嵐姐弟兩人身邊,站著一位枯瘦如柴的老者,用他哪銳利的眼眸一直盯著自己看。

「東海馬三炮?」

「這個老鬼,不是說他不會來嗎?」

看雷凌目光看向遠方,黃天傲也抬頭看了過去。

可當他看到,馬雲飛身邊那個老者時,他竟然感到驚訝。

因為,那正是馬雲飛的爺爺『馬三炮』,也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強者。

「慕容家主慕容痕?」

「他們兩個怎麼會走到一塊?」

老道一坤,聽到黃天傲道出馬三炮的名字,他也注意到慕容痕的影子。

慕容家與馬家,乃是當代四大修真家族其中兩家,與天族齊名。

「這兩家人,殺氣絲毫不曾掩飾。」

「雷凌小友?難道你與他們兩家有仇?」

帝靈感受到馬三炮與慕容痕皆有殺意,目光鎖定雷凌不動,他才多嘴問了一句。

「嗯。」

「有點過節。」

「不過沒什麼關係。」

雷凌淡定笑了笑。

慕容痕是他手下敗將,有賊心沒賊膽。

至於馬家,他就不敢確定。可他還是沒把馬三炮放在眼裡,所以懶得去搭理他們。

「爺爺你快看?」

「旁系黃穹、黃昆父子兩人也來了?」

當雷凌從馬家、慕容家幾人身上收回目光時,身前的龍堯卻驚呼出聲,提醒自己爺爺黃天傲看去。

聽到龍堯所說,雷凌幾人紛紛扭頭看向後方。

果真,他們看到旁系大族老黃穹,帶著自己兒子黃昆,出現在這婚禮現場的人群里。

黃天傲冷目微眯,看黃穹出現在這裡,這的確讓他感到意外。

在他們的注視下,黃穹帶著黃昆,竟然走向了遠處馬家與慕容家幾人。

「天傲兄?」

「你這族弟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老道一坤皺眉,看黃穹與馬家、慕容家關係不錯,他卻扭頭有意問向黃天傲。

「閉上你的嘴,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黃天傲狠狠瞪了一坤一眼,他知道一坤說的沒好話。

天族旁系與嫡系始終心存二心,導致天族失蹤無法恢復巔峰時期。

如今,因為雷凌的原因,加上李庭雲殺了季霆,霸佔了國主一位,導致旁系徹底與嫡系決裂。

旁系黃穹,一直在暗中串通馬家與慕容家,希望藉助這兩家人力量,為不久將來推翻嫡系統治做準備。

黃天傲不說,但不代表他什麼都不知道。

他不動手,是因為他知道雷凌與馬家有過節,與慕容家又成了死對頭,這讓他選擇按兵不動。

雷凌可是他的孫女婿,有雷凌出手就足以震懾馬家與慕容家不敢亂來。

「快看?」

「那個披頭散髮,穿著跟要飯花的傢伙,怎麼看起來那麼眼熟?」

但黃穹帶著黃昆靠近馬三炮等人時,一坤卻發現人群中,有一人特扎眼,此人看起來有點邋裡邋遢,可體內氣息極強。

「問鼎?」

黃天傲與帝靈二人大吃一驚。

一坤所說那個人,竟然是問鼎三重天的強者。

人不只能看外表,就好比那個看似不起眼的長毛怪,居然是問鼎大能,試問誰能想得到?

「對了!」

「老道我想起來了!」

「這傢伙不是百年前,找老道我決鬥的『劍瘋』嗎?」

盯著許久的一坤,終於想到對方那個長毛怪的身份。

「劍瘋?」

「那個嗜劍成瘋的傢伙?」

聽到一坤所說劍瘋這個名字,黃天傲到想起來的確有這麼一號人。

「我師叔?」帝靈驚訝。

他竟然沒有認出來。

劍瘋出自劍宗,曾經是劍宗三劍道高手。因為此人對劍道追求,以達到了瘋狂的地步。

為了讓自己劍道至強,凡是聽聞誰的劍道厲害,就會找誰去決鬥,在瘋狂之中磨礪自己的劍境,為讓自己劍道突破更高領域,已經是欲罷不能。

但百年前,劍瘋找到了一坤,要與一坤決一死戰,用一坤的血來祭劍。

但可惜,劍瘋棋差一籌,最終還是敗在一坤劍下,后因無法接受,就跳下萬丈深淵,從此銷聲匿跡。

百年時間過去,劍瘋居然出現在這裡,而修為更是突飛猛進,突破到了問鼎?

雷凌看向那位劍瘋的傢伙,他感受到劍瘋體內劍氣十分的強大,氣息內斂,卻掩蓋不住劍者應有的那份鋒芒。

劍者,寧願戰鬥中折斷,也不願意平靜中生鏽一無所用。

此時,雷凌體內的劍意,竟然無法控制,那種渴望一戰鬥的慾望,瞬間佔據了雷凌的內心。

然。

就在雷凌盯著那個劍瘋的傢伙時,突然對方冷眸轉身,一個斜視的餘光,宛若劍道劍氣,刺痛了雷凌雙眼。

「強!」

「他的劍境好厲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