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chisha 0 Comments

且。

城外還有五十萬大軍作為堅強後盾,何懼之有,念及於此,提槍縱馬,帶領大軍進入寧平城內。

城內空曠無人,地面上鋪滿旌旗,一片狼藉,兩側房屋門窗緊閉,姜松一馬當先沖入長街中央,警惕的環顧四周,手中八寶玲瓏槍高舉,回身快速指揮三軍進行查看。

「砰!」

「砰!」

「砰!」

青龍軍快速打開長街兩側房屋,龜背軍分兩列包裹姜松,以防他有不測。

「朱雀軍,上!」

姜松一聲令下,朱雀軍打開朱雀之翼,快速凌空騰起,卞聿沒想到楚軍定有所防備,只派遣萬人前軍入城查看,更讓他沒想到楚軍居然擁有朱雀軍,他們凌空而起,踏空而行,藏身樓閣殿宇上士兵全部暴露。

「將軍,馬上撤退,樓宇之巔,藏有敵兵!」

「將軍,左側有敵兵,人數大約兩萬!」

「將軍,右側發現敵兵蹤跡,人數大約三萬餘眾!」

凌空的朱雀軍快速將探查情況稟報給姜松,卞聿見行跡暴露,機會已經無法完成,他決定先斬姜松前軍一萬五千人。

「拿弓來!」

卞聿縱聲怒喝,一側士兵抬手將巨弓遞上前,卞聿接過巨弓,箭矢上弦,滿弓怒放,飛矢破天飛出。

「咻!」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卞聿飛箭射出,虛空破碎,直擊前方懸空一名朱雀軍,砰的一聲巨響傳開,空氣中激蕩起狂暴的漣漪波動。

朱雀軍士兵中箭,身影凌空跌落,撞擊在一側房屋上,頃刻間,房屋塌陷,斷壁殘桓。

「咻!」

「咻!」

「咻!」

飛箭如蝗,遮天蔽日,好似飛蝗吞天,快速向朱雀軍吞噬過去,面對鋪天蓋地的飛矢,虛空朱雀軍沒有絲毫恐慌,他們合起朱雀之翼,一道道飛箭撞擊在鎧甲上,泛起星光火石,但完全無法攻破他們的防禦。

「怎麼會這樣?」

「楚軍的鎧甲竟如此強悍,刀槍不入?」

卞聿神情不可思議,萬箭飛出竟無法將五千朱雀軍擊落,他們逆天的防禦讓人咂舌。

「楚軍,總是擁有讓人意外的裝備,防禦力這般的恐怖的飛行鎧甲,楚軍到底擁有多少?」

「楚國強勢崛起,列國皆將其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可諸國真的了解這個國家,了解楚帝?」

卞聿心中暗想,騰起身影,下令藏兵全力出擊,驀然,虛空中滾石,流木,似瀑布之水,從天上降落而下。

「結陣,防禦!」

「哐!」

「哐!」

「哐!」

龜背軍騰空而起,首尾相連,形成四面人牆,直接將姜松一人一騎包裹其中,虛空中滾石流木砸落而下,狂暴的碰撞聲傳來。

「轟隆!」

「轟隆!」

滾石流木好似隕石跌落,撞擊在龜背軍後背上,巨大的撞擊力可以直接將人攔腰截斷,骨骼盡碎。

可在龜背鎧甲的防禦下,任由虛空滾石滑落而下,四面人牆紋絲不動,碰撞之力對他們沒有絲毫傷害。

「將軍,這股楚軍太詭異了,我們的攻擊根本對他們沒有殺傷力,這滾石流木,箭矢槍戟,要是消耗一空,一旦楚國大軍入城,我軍怕是只能任人宰割。」

「為什麼!」

「為什麼,我精心部署,卻敵不過楚軍逆天裝備,我不甘心,不甘心!」

卞聿目眥欲裂,怒不可遏的厲聲咆哮,縱身躍起,長槍衝天,幾縱之下,身影凌空倒飛下去。

「某這就破了你們的防禦,沒有了鎧甲防身,爾等如何抵抗我十萬大軍。」

「唰!」

卞聿長槍穿刺而下,撞擊在龜背軍形成的人牆上,尖銳的撞擊,人牆輕顫,寒槍透體而過,險些沒入姜松身體中。

「龜背軍,退!」

「戰爭學院居然有槍法如此精湛者,本將領教你的高招!」

姜松縱聲如雷,面色冷峻,龜背軍分散,他快速抬起八寶玲瓏槍,一道槍芒迎上,卞聿烈火槍旋轉,掀起一團巨大的漩渦,快速籠罩在姜松身上。

卞聿一身修為武聖境中品,手中焚天裂火槍乃是一柄神器,在他的攻擊下,龜背軍的防禦失去作用。

即便是姜松的八寶玲瓏槍,對於卞聿也是毫無作用,兩人修為相差太遠,否則以姜松神槍將軍的實力,豈會毫無還手之力。

「鎧甲倒是不錯,爾的槍法也不錯,可惜你的修為相差太遠,今日本院長就先用你的性命,祭奠我戰爭學院慘死的將領!」

「焚天烈火槍,焚殺!」

卞聿槍鋒旋轉如飛,槍尖上赤紅之芒出現,好似凝聚著滔天的烈焰,姜松自知不敵,八寶玲瓏槍飛出,身形快速向後退去。

「唰!」

八寶玲瓏槍碎空飛出,似毒蛇撕咬,朝著卞聿身上穿刺過去,姜松最倚重的就是胯下馬掌中槍,寒槍飛出只為爭取逃離的時間。

有些時候明知不敵,還拚死一戰,實乃愚蠢的做法,修為的差距是致命的,姜松向後倒飛出去,踏空落在夜照獅子白後背上。

「爾兵器已失,如何能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眾將士聽令,速戰速決,斬殺楚國前軍后,馬上向城外撤走,一切依計而行。」

卞聿身影飄落,腳尖點地而起,烈火槍芒對準姜松後背穿刺過去,鋒芒的槍尖猶如奪命之鐮,觸之必死。

「爾敢!」

「傷我徒弟,老夫讓你血濺五步!」

一道雄渾霸天之聲傳來,卞聿感受到背後浩瀚殺機,回首向背後看去,一柄畫桿描金戟破風而來,執戟之人,意氣風發,氣勢四溢,周身氣息絲毫不在卞聿之下。 「魂門,又是魂門!」我心中默念起了這個無處不在的名字!

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為什麼他們無處不在,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為什麼連道教正統都畏懼他們!

我心中思索起來,突然覺得一個越來越大的謎團輪罩在了身上!

「你想死是吧?放心我是不會讓你們就這樣死的!」黎三冷冷的看著他們道:「你們以為殘忍殺害了那麼多的人,就能這樣一死了之?那這個世界也太不公平了!」

黎三的話將我驚醒過來,我暫時將心中的問題放到一邊,看向眼前的倆人!

我是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加入了魂門,而且替魂門殺害了那麼多的村裡人,要知道他們可是馬家班子出去的人!

他們從小就從馬家班子長大,而且世代都在馬家村,按理說,對馬家村子的感情要比我和黎三遠遠深厚的多,可如今他們竟然親手設計殺害了那麼多的人!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前這樣兩個陰險至極,心狠手辣的人了!

而馬雲則忍著劇痛,咬著牙齒狠毒的看著我,聲音顫抖的說道:「余楓,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黎三一巴掌打在了他臉上,冷冷道:「你他么來啊!」

馬雲被這一巴掌打的徹底暴怒了起來,喉嚨里發出一聲嘶吼,整個人一下撲在了黎三身上,張嘴就朝黎三的大腿咬去!

黎三一驚,反應過來,頓時氣極反笑,一把抓住他頭髮扯著他腦袋就狠狠砸在了地上!

地上的黃土浸透了鮮血,馬雲手中的動作沒有停歇,我一把抓住他,示意他不要在動手了。

再這麼砸下去,估計他會被黎三給活活砸死,當然我也不可能讓他們就這樣安然無恙的離去!

他們殺害了那麼多村民,絕對要受到應有的懲罰,不然死去的人怎麼安息!

我看著已經半死不活的倆人說:「你們想要活著還是死去。」

馬雲一聽我這話,頓時抬起滿臉鮮血的臉看向我,呲牙裂齒低吼道:「余楓,如果我活了下來,今後定讓你生不如死!」

我沒有理會他,看向馬超道:「你呢?」

馬超惡狠狠的看向我,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那你們都是想要一死了之?」我看著他們道:「我可以成全你們,但我的話還沒說完。」

「活著,就是苟活於世,死了,就是讓你們魂飛魄散,當然我沒有那麼心狠,會給你們留個全屍。」

「余楓!你……」馬超眼中噴出了怒火!

「給你們最後一分鐘時間,考慮吧!」我冷冷的看著他們道。

一分鐘后,倆人都沒有說話,眼神中全部充滿了死志,我冷笑一聲,「看來你們都是想要一死了之了,那好,既然這樣,那我就成全你們。」

我說著站起身子對黎三道:「準備作法,抽了他倆的魂魄,然後封鎖在陽山陽穴之上!」

黎三點頭開始行動起來,而馬超和馬雲倆人眼中同時閃過一絲恐懼,對我低吼起來,「余楓!你好狠毒!」

「我狠毒?」我冷冷的看著他們大聲道:「你們費勁各種心思,用盡各種手段殘忍殺害村裡人時,怎麼不說狠毒?」

「有幾家人是被你們徹底滅門的?啊?還有那些女孩子、女人們,你們殺掉她們也就算了,為什麼要偏偏強姦致死?」

「你們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慾,不擇一切手段!現在呢?說我狠毒?怎麼?怕了嗎?啊?」

倆人一句話也不說,眼神中閃現出陰狠至極的神色,同時夾雜著深深的恐懼!

我知道他們在怕什麼,剛死去的人,陰魂最怕太陽,而我剛才說將他們魂魄封在陽山陽穴之上,他們肯定懼怕!

陽山,是太陽每天升起最早照到的地方,而陽穴更是每日陽氣升騰的地方,把生魂封在這裡,絕對會讓他們如同煉獄一般生死不如!

我冷笑著看向他們,現在我算是徹底看清了這倆人,他們對別人下手時,心狠手辣,毫無人性,可等輪到自己時,就如同老鼠一般膽小怕死!

「看你們這樣子,是不是改變主意了,如果改變主意想要活下去,就快說,只有這一次機會!」我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道。

倆人剛開始還在堅持,誰都沒有開口,可再看到我眼神變化,決定作法抽離他們魂魄時,終於崩潰了!

先是馬雲,他猛地一下哭嚎了起來,腦袋猛朝地上給我磕著頭,痛哭流涕的道:「余楓,你是好人,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大人有大量就繞了我這一次吧!繞了我這一次吧!」

他一邊哭,頭一邊朝地上猛磕,看到這種情景,馬超也趕緊磕頭求饒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黎三頓時被氣笑了,他是怎麼都沒有想到,世間還有這樣的人存在!

「你們決定了?」我面無表情的道。

倆人聽見我這話,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福音瘋狂點起了頭,好似我會看不見一般。

我沒有說話,蹲在馬雲跟前,瞬間出手,抓住他的胳膊將他骨頭折斷!

隨著骨頭咔擦巨響,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從馬雲嘴裡吼了出來。

我沒有理會,緊接著雙手動作折斷了他另一隻胳膊,然後還有左腿!

等我這一切做完,馬玉已經徹底暈了過去!

馬超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像是見到了惡魔一般看著我,見我朝他走來,身子後退著,嘴中不斷的說:「不……不……不要……」

一聲慘叫響徹在了月光下的整個夜空,馬超的兩條腿還有左胳膊被我折斷!

馬超沒有暈死過去,整個人在地上翻滾著哀嚎,馬雲這時醒了過來,嘴中直發出痛苦的嗚噎聲!

我冷冷看著他們道:「這是你們自己選擇的,給你們留了一條胳膊一條腿,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話說完我轉身就走,黎三這時才反應過來,追上來道:「瘋子,這……是不是太殘忍了一些。」

我沒有回頭,直接說道。

「這是他們所應受到的懲罰!」 保姆車被敲響,李政做官腔調:「姜哥好,試戲時間就要到了,我特此來請您出來…」

隨著門緩緩推開,李政也慢慢抬眼,之後他立即閉上眼睛,然後轉身,道一句誠懇的歉意:「抱歉,打擾了。」

誰能想到開門的居然是傅繾。

姜野下車,看了傅繾好幾眼,也沒能做和別人普通夫妻道別的話和動作。

「你要不去上班的話,就安安靜靜的待裡邊,知道嗎?」姜野說完,不確定的看他。

傅繾點頭。

姜野臉上立即綻放著笑容。轉身,步伐都帶著愉悅的節奏。

「看看,傅繾多聽我的話。」他還嘚瑟的和李政炫耀。

這兩個,李政一直都不覺得相配,就沒有那CP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