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chisha 0 Comments

「有遭遇到雷狼龍的獵人表示,這是一種以人類為目標、喜愛狩獵的強大怪物,甚至於自作主張給它起了個【無雙獵人】的稱號。」

「其他還有類似於【森之王】,【月下雷鳴】之類的稱呼。」

出現了,出現了獵人們為了追求狩獵的儀式感,給怪物們冠以各種稱謂的奇葩習慣。

「現有的情報不是很多,但基本上可以判定,這是一種肉食性的怪物,且擁有著強大的放電能力。」

「另外還有一點比較奇特的是,有目擊報告顯示,在雷狼龍狩獵的過程中,身體周圍會環繞一圈奇妙的球狀光團或者電球,具體成因還在確認中。」

看板娘又補充了兩點。

「只有這些情報嗎?感覺都比較含糊其辭啊,甚至不排除存在誤導性結論的可能性。」

七夜喃喃自語道。

說實話,因為自小沉迷於情報整理及信息收集,她在這方面的經驗,要遠遠超出這位結雲村的看板娘,以至於現在覺得對方有些業餘。

「嘛,這也是龍歷院委託我們組隊前來調查的一個原因,實在不行我們捕獲一隻雷狼龍,到時候不就什麼都清楚了?」

古塔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膀。

說實話,他對此並不是太過擔心。

以他們兩個小隊加起來的實力,至少在結雲村附近,應該是能橫著走的。

雖然雷狼龍的目擊報告比較稀少,但是根據現有的情況進行推斷,至多也就是區域一霸那個等級的存在,遠遠沒有具備類似於古龍和歷戰王個體的危險性。

所以問題不大。 聽到了吉德羅·洛哈特的聲音傳來,教室中包括費爾奇在內的所有人都感到厭煩。比起洛哈特的前任來說,能人憎狗厭到這個份上,洛哈特也算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洛哈特是屬穆桂英的,陣陣落不下,只要有熱鬧可以看的地方,洛哈特都會第一時間出現。不過他不是來看熱鬧的,而是來臭顯擺的。

今天同樣如此,這間教室和洛哈特的辦公室離得不遠,那一聲尖銳的貓叫他自然是聽到了,所以他從自己的辦公室中走了出來,想要顯擺自己,順便看看熱鬧。

只是洛哈特要失算了,他剛進到教室就看到了艾達和雙胞胎,這三名學生是他教育生涯最大的阻礙。洛哈特此時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子,沒事待在自己辦公室不好嗎,出來瞎湊什麼熱鬧。

可這會兒洛哈特想走也走不了了,費爾奇一把拉住了洛哈特。雖然討厭洛哈特,但並不妨礙費爾奇和他同仇敵愾,再怎麼說洛哈特也是有教授身份的男人。

費爾奇說道:「教授,崔斯特和這些學生違反校規進行集會,更是在私下進行決鬥,實在是太可惡了。」

洛哈特點點頭,心裡想著:「沒錯,崔斯特實在是太討厭了,就沒見過這麼討厭的人。」可很快,理智就重新佔領了高地,洛哈特又搖了搖頭。

先是點頭,之後又搖頭,這是幾個意思?費爾奇被洛哈特的迷之操作搞糊塗了。他繼續說道:「教授,他們違反了校規……」

「費爾奇先生,」艾達高聲打斷了費爾奇,「我再說一遍,我們的活動是得到了麥格教授的批准。因為某位尸位素餐的教授的無能,我們才建立這個學習小組,所以麥格教授特批了這間教室給我們,根本就不存在你說的違規操作。」

教室中所有學生都把目光放在了某位尸位素餐的、無能的教授身上,而這位教授卻視而不見,他說道:「既然他們得到了麥格教授的批准,你就不要再管了。而且,我覺得決鬥俱樂部這個主意挺不錯的。」

洛哈特根本就沒去看批准表,他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他繼續說道:「我還曾經拿到過決鬥大賽的冠軍呢,回學校以後我還想和弗利維教授切磋一下,不過他始終不肯同意,應該是怕自己受傷耽誤課程吧!」

「對了,如果你們真的有興趣舉辦決鬥俱樂部,有什麼不懂的地方,歡迎隨時來問我!」洛哈特故態萌發,只是剛說完他就後悔了,因為艾達真的開口向他求助了。

洛哈特狗改不了吃那啥,艾達自然不會慣著他,決定幫他一下,讓他大口吃,吃熱乎的。艾達說道:「教授,我還真有些地方不懂,是關於黑魔法防禦術的……」

還沒等艾達說完,洛哈特已經急匆匆地離開了教室,只留下他的聲音在教室中回蕩:「下次再說,我剛好想起我還有些急事要處理,非常急,下次再說……」

看著灰溜溜逃走的洛哈特,教室中響起了一片噓聲,也不知道這噓聲洛哈特有沒有聽到。

艾達向著費爾奇做了一個請離開的手勢,她說道:「費爾奇先生,我們的活動還沒有結束,現在請你離開。如果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向麥格教授反應,但請不要再和你的貓一起出現在這兒了,我們這兒的人都不大喜歡貓!」

費爾奇確實拿艾達他們沒有辦法,只得離開,不過他在離開前回應了艾達的威脅,他說道:「崔斯特,如果洛麗絲夫人出了任何問題,我發誓我一定會把你趕出學校的!」

費爾奇帶著他的貓離開了教室,弗雷德走到艾達的身邊問道:「我們怎麼辦?要找一個新地方嗎?」

知道他們在這裡集會,費爾奇一定會盯著他們的,試圖抓住他們的把柄。雖然費爾奇的行為不會傷害到他們,但總是被人打擾還是很煩的。

「不用,我倒想看看費爾奇能玩出什麼花樣來。」艾達說道,「我這回非要和他逗逗悶子,我就不信,我還治不了他了!」

被糟糕天氣影響的人可不止費爾奇一個,艾達最近的心情也不怎麼樣。這種麻煩放在平時艾達就躲了,沒必要和費爾奇置氣,可這會兒艾達的心情也不美麗,簡單的說就是她有點上頭,就想板正一下費爾奇。

因為費爾奇和洛哈特的先後出現,拂曉便提前結束了今天的活動,大家整理了一下教室后,就離開這裡回到了公共休息室。

窗外仍然下著傾盆大雨,但公共休息室里卻是明亮而歡快的。火光映照著無數把柔軟的扶手椅,人們坐在椅子上看書、聊天、做家庭作業。

小夥伴們圍坐在壁爐附近,弗雷德和喬治卻神神秘秘地走回了自己的宿舍,不一會兩個人就帶著費力拔煙火和一隻火蜥蜴回來了,這隻火蜥蜴是雙胞胎在保護神奇動物的課堂上「拯救」下來的。

弗雷德和喬治把費力拔煙火塞進了火蜥蜴嘴裡,幸好休息室中沒有保護動物組織的成員,不然這兄弟倆死定了。

突然,剛剛還悶悶地燃燒著的火蜥蜴嗖地一下躥到半空,在房間里瘋狂地旋轉,噼噼啪啪地放出火花,還伴隨著一些梆梆的巨響。

小夥伴們也被弗雷德和喬治的「創意」驚呆了,伍德的「暴行」和費爾奇的麻煩都被大家拋之腦後,專心欣賞著火蜥蜴帶來的精彩紛呈的焰火表演。

火蜥蜴的嘴裡噴出橘紅色的星星,那些煙火星星在天花板和牆壁上來回跳躍,十分美麗壯觀。它帶著接二連三的爆炸聲,逃進了爐火里,消失不見。

珀西立刻就發現了罪魁禍首,他直接衝到了自己雙胞胎弟弟的面前,嘶啞著嗓子狠狠地教訓他們。

生活總是會在你不經意間,帶給你一些意想不到的快樂,雖然這份快樂是建立在雙胞胎和火蜥蜴的痛苦之上。

萬聖節前夕,艾達和雙胞胎開心地走進煥然一新的禮堂,禮堂里到處都是巨大的南瓜燈籠和裝飾用的活蝙蝠,據說鄧布利多還預定了一支骷髏舞蹈團。

晚宴開始后,那支傳說中的骷髏舞蹈團果然出場了,只是那些舞蹈放在一堆骨頭架子上,說不出的怪異和違和,禮堂頓時響起陣陣笑聲。

鄧布利多這一波操作,成功挽回了他日漸下滑的支持率。因為洛哈特的存在,學生們對鄧布利多也有了怨言,認為鄧布利多聘請洛哈特擔任教授,是對自己的不負責。

與享受萬聖節晚宴的其他人不同,艾達總是看向禮堂的大門,生怕突然闖進來什麼人,高喊著:不好了,不好了!

福利和奇洛,這兩位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用實際行動向艾達證明,萬聖節前夕是與眾不同的一天,這一天「不給糖,就搗蛋」!

好在,一直到晚宴結束都沒有人風風火火地闖進禮堂,宣布希么不好的消息,1992年的萬聖節前夕就是一個普通的節日,沒有任何危險。

晚宴結束,學生們陸續離開禮堂,艾達和雙胞胎也跟著人潮返回公共休息室。

艾達還在回味宴會上的美食,弗雷德和喬治正在模仿骷髏舞蹈團滑稽的舞姿。可當三人走到三樓時,卻發現本該回到公共休息室的學生都圍在這裡,本著湊熱鬧的天性,艾達和雙胞胎也向著人群湊了過去。

擠在前面的學生看到艾達以後,紛紛讓開了一條路,艾達和雙胞胎就這樣輕鬆地走到了最前面,得到了看熱鬧的最佳位置。

艾達先是看到了沒有出現在晚宴上的羅恩和哈利、赫敏,然後就看到了費爾奇的貓,洛麗絲夫人的尾巴掛在火把的支架上,身體僵硬得像塊木板,眼睛睜得大大的,直勾勾地瞪著。

牆壁上還有用猩紅色的顏料寫成的一句話:密室已經打開,與繼承人為敵者,警惕!

「與繼承人為敵者,警惕!下一個就是你們,泥……」德拉科·馬爾福同樣擠到了人群前面,只是他在看到對面的艾達之後,將髒話咽了回去。

馬爾福冰冷的眼睛活泛了起來,平常毫無血色的臉漲得通紅。他看著掛在那裡的那隻靜止僵硬的貓,臉上露出了獰笑,彷佛已經看到了下一個掛在那裡的是誰。

艾達沒有理會馬爾福的出言不遜,她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了兩聲「叮」,很久都沒有動靜的系統再一次上線了。

【叮!千年的古堡,塵封的密室,宿主確定自己不好奇嗎?在本學年結束前找到密室線索,尋找到密室所在。】

【叮!也許只是一件不起眼的物品,卻能起到不為人知的作用,請宿主保持佩戴系統所提供的眼鏡,直到本學年結束為止。】

看完新的任務提示,又看了看掛在火把上的洛麗絲夫人,艾達嘆了口氣。果然,萬聖節前夕肯定是要發生點什麼的……

7017k 「小主人,,這些域外軍殺得這樣猛,不會一下就通關了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壞了小主人的計劃了,要不要提醒他們一下,這種事情還是提醒一下的好,萬一是打得興起,一下就通關了,那就有些尷尬了。

貓小妹,你都能想到的事情,那位不可能想不到,所以你不要多想了,還是安心的看戲吧!

何況就算那位要打通關,也是不可能的,雖然他有那樣的實力,可是付出的代價太大了,這結他來說不太合算。

當然了,戰場上的事情,和你平時打架什麼的就是兩回事,一個是只要自己強就行,一個要配合別人的行為,這兩個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好吧!我反正是不太懂,只要小主人你明白就好了,也不知道這將軍能不能明白,我真的有些擔心啊!

「小主人要知道,這位將軍,可是和我們都不太熟!」

放心好了,雖然我也和他不是很熟,但是我們家裡有人和他關係還不錯,一般來說他是不會害我的,至少在我試探過,后得出來的結果也是這樣,就是他值得我們信任的。

「試探、就是小主人回來后,第一次到域外準備食材的那一次嗎?」

小主人我不得不說你,真的有時候,我都不知道你腦子是乍長的,為什麼能這樣想這樣多,我自認為我還算是聰明的了,但是都有些跟不上你的節奏了。

貓小妹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事實上,你早就跟不上小主人的思維方式了,你和我比起來,最多也就是聰明一點罷了,至少在小主人面前是這樣。

狗子,你是不是非要懟我,你小心我揍你一頓,要知道現在你可不是我的對手,雖然我們兩個的境界都是一樣的,但是我比你融合要快多了,小主人給的傳承,我都快融合完了,最多明天就可以完美融合了!

而你呢!可能明天還做不到吧!

狗子你太給小主人丟人了,小主人,你下次別浪費在他身上了,他真的不值得!

聽一這話,凡楊一下就知道貓小妹他們說的什麼意思了,這傢伙是想再給他人來一次灌頂,用這樣的方式來暗示自己,這傢伙也是夠了!

不過凡楊也是裝著不知道的樣子說道:看來你們適應還是很強的,那你們將所有的副職都融合了,然後將所有的副職都做一個樣版出來,讓我看看你們合格沒有。

貓小妹聽到這話后,都傻了,他沒有想到凡楊居然會這樣說,那如果真的要做出來的話,他們一時半會也不可能做到啊!

先不說別的,就說煉器的,那個就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出成品的,還不要說還在煉陣盤,和煉丹什麼的了!

那些都是需要大量時間的,就算他們呆在時間屋裡,也是一時半會出不來的,那就的話,還不如老實的等凡楊想起來了給他們灌頂。

不過、話都說到這裡了,他們如果不做點什麼,還真的有些對不起自己的小心思,於是說道:小主人,要不你現在就給我們再灌一次,這樣我們可以去閉一次和久的關,這樣的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大不了,你送我們進陣法裡面磨歷一下。

我就知道你們沒有安好心,我還以為你們會不說,堅持一會呢!結果我才回了一句就給我攤牌了,你們也是太那個什麼了吧!

小主人,你都看出來了,如果我們還裝的話,肯定要吃虧的,所以還是直接一點的好,這樣對大家都很好,小主人也不會麻煩你對我們動手了!

凡楊聽到這話有些哭笑不得,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是因為這個,他也是沒有想到,不過自己剛才還真是這樣打算的,看來這二寵也不是太笨,只是有些事情差一點眼界罷了,不過這些還得讓他們多讀書才行。

如果二寵知道,因為他們的這個表現,讓他們多讀書,肯定他們不會這樣做的,那怕是凡楊罵他們是傻子,他們都會笑著認了的,對於看書來說,比要他們的小命還可怕!

最後凡楊嘆了一口氣,然後凡楊看了他們一眼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們這樣不勞而獲,會對你們以後的修行造成很大的困擾的,你們最好的控制一下你們自己的意識,不然的話,你很可能就會被淘汰的!

你們想想,如果長期這樣下去,我到是沒有什麼,可是你們就完全廢了,因為在你們心裡,我可以幫你們無限提升,到時還努力做什麼,別說是你們了,就算是我,也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

那小主人,我們錯了,不過就這一次好不好,這一次過後我們就不麻煩小主人了,主要是到時感悟也夠了,要走自己的路了,所以小主人就算灌頂,也達不到多大的效果了!

聽到這話,凡楊只是笑了笑,其實貓小妹他們不知道的是,凡楊其實可以做到灌頂適合他們的道的,因為凡楊自身的道,就包含了所有的道,他們不管走哪一條,凡楊這邊總能找到相應的,所以凡楊如果給他們灌頂的話,完全不用擔心他們以後路的問題。

別人都是好不容易才走出自己的道,而凡楊灌頂,卻是將所有的道都擺在你面前,任你選自己合適的道路走,這樣的才是凡楊最厲害的地方。

別人修行一種就千難萬難了,可是凡楊所有的道同修,好像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就是他的天賦,別人想代替也代替不了的!

不過這事凡楊不打算告訴二寵,讓他們踏實的修行一段時間,這兩貨平時太懶了,如果不給他們一點壓力,他們都不會主動的去修行,這次雖然是想灌頂才主動要求閉關,但是這也是一個好的限像!

至少說他們都會主動閉關了,以前的話,他們閉關都是在外面睡覺,凡楊當時很是羨慕的,可是以現在凡楊的高度看待這個事情時,發現那就是他們在偷懶,雖然血脈傳承只要睡覺就可以增漲實力。

但是如果你主動修行的話,這個增漲的速度會增加,還會加快覺醒血脈之力,可是這兩個傢伙,居然用睡覺來代替,現在看來,他們是太懶了,才會這樣,如果改掉他們這個毛病,也許真能陪自己走到最後也說不一定。

因為凡楊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像他自己說的,他的一歲就是一個紀元寶,那他身邊的人,很多都可能活不過一個紀元,而凡楊卻只是增漲了一歲,這樣的對比下來,如果以後不想只有一個人,還得提升自己這邊的實力才行。

他們有了實力就可以活更久,不管這是不是凡楊自私的想法,但是他就是這樣想的,他不想一個人,還不想自己走到最高處時,發現一個朋友和親人都沒有了。

「那樣就算自己無敵了,又有什麼用!」

本來無敵就沒有意思了,如果再來一個朋友和親人都沒有了,那不是更無聊了嗎?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將身邊的人,一起成長,一起長生,有一位曾經說過,生來只有十八歲,一個紀元是一年!

現在凡楊和那位的情況差不多,因為凡楊對自身的一個開發,讓他變得在那樣的體質,或者說整個人都變了,不在是那個凡人,或者說神人了,凡楊現在的脫變,和那位一樣了。

這是一種本質上的變化,凡楊不知道這是功德金輪代來的好處,還是別的東西代來的好處,總之就是他變了,他變強了,生命力也變強了無數倍,只要他不想死,基本上是所以送走所有的神,從這點上就可以看出,凡楊生命特徵的不同之處。

凡楊看著二寵沒有說話,感覺是不是自己說重了,剛想開口想安慰他們一下。

可是接下來就聽貓小妹說道:「那個小主人,你要我們如何做才給我們灌頂。」

別找那些有後遺症的借口,我們是知道的,如果有那樣的東西,你是不會給我們灌頂的,所以就別找這樣的借口了!

我沒有找借口,我就是這樣想的,本來你們的心態就是後遺症,只是你們現在還沒有發覺到罷了,不過這樣的事情,只要你們心境再進一階,應該就可以了,我也不是不給你們機會,只要你們心境上去了,我這邊是沒有問題的!

小主人你不會又拿幻陣坑我們吧!

放心好了,我不會那樣做的,我還是一個很好的人,不過心境這關,必境也不是那樣好過的,所以到時肯定會加入一些別的東西,你們自己要準備好。

那個小主人,要不等這場大戰完了我們再開始,如果不看完的話,我有些無法靜下心來修行啊!說完還一臉無辜的看著凡楊,讓人看著都是一副可憐,想要同情的神情!

不過這招明顯對凡楊沒有什麼用,凡楊無視了貓小妹裝可愛的一面,直接開口說道:別來這一套,我們太熟了,我只要想到你平時的一些作為,然後拿來和向在的作對比,就會很容易齣戲,所以你別在我面前裝可愛了。

「告訴你,你這樣裝可愛,那是沒有用的,這招我早就免疫了!」

不過你這招到是可以對別人使有,必境別人不了解你的過去,也不了解你,所以很容易被你這可愛的模樣打倒的!

「小主人你說的是真的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好了,那我們是看完這場戰鬥,還是現在就去閉關修行!

現在、立即、馬上……都滾進去修行,別說這樣多的廢話,不然到時別怕我下狠手。

你們本來對這樣的都不太感興趣,也學不到什麼,你們的戰鬥方式,都和他們不一樣,也沒有參考的價值,所以你們還有什麼好看的,何況早晚都得面對,早一點晚一點也沒有區別,你們還是死心吧!

可是小主人,那幻陣不要弄得那樣真實好不好,我真的怕我意志不太堅定,所以小主人,「還是別弄太高端了,就一般般的好不好,讓我們適應一下」。onclick=”hui”

本站提示:暢讀模式無法閱讀請返回源站閱讀! 第七十四章矛盾

張瑜擺了擺手:「我這裏只有一個規矩,那就是多勞多得。」

「你們夫妻二人就暫時把心放到肚子裏吧。」

看着這兩人漲紅了臉,張瑜嘆了口氣,從廚房裏走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在屋子裏頭無所事事的姑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