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chisha 0 Comments

「不要瞧不起人!」

轟!

伴隨著曹冷的聲音落下,一股恐怖的氣勢就在他的身上爆發開來,他整個人就像是一頭凶豹似的,彷彿要將世間萬物的一切都撕成粉碎一樣,讓人心神都無比顫慄。

「豹狂氣法,倒是學得有模有樣的啊,只可惜,對我來說,還不夠格。」許林眉毛微微向上一挑,咧嘴一笑,出聲評價道。

「有沒有資格,等你擋下來再說!」

曹冷聲音剛剛落下,他腳下猛然一踏地,「咻」的一聲,他的身體就像是一道離弦之箭,轉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許林的面前,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一拳就朝著許林轟打而去。

這一拳,氣勢兇猛無比,簡直就像是真的如同一隻兇橫的獵豹張開血盆要把許林給吞噬掉一樣。

。 「秦兒。」

寧玉昔含情脈脈地看着堅決的周秦,語氣變得柔軟許多。

那顆冷如寒冰的心也開始慢慢融化。

一句我願為你,與世界為敵!

讓她,內心充滿感動。

可是,現實中的人倫常理終究是避不開的。

那時候,他還會像現在一樣堅決嗎?

寧玉昔患得患失地看了一眼周秦。

周秦看到了寧玉昔眼中的猶豫,但他深知這種事情要趁熱打鐵。

現在甜言蜜語說了,決心也表了,需要給她留有一定的空間,不能太緊迫,但又不可太鬆弛。

一旦被寧玉昔反應過來,十有八九會泡湯。

「我不逼你,但我真的不能沒有你。」

說完,周秦面露堅決,表現出一副心中只有你,沒你不能活的模樣,靜靜等待寧玉昔的答覆。

「秦兒,我可以答應你,但是這僅限於我們兩人在的時候,其他時候你我只是師徒。」

寧玉昔猶豫再三,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她只希望周秦能在不久后的一天,迷途知返吧。

「叮~生鏽寶劍已發放,請您於背包中查收。」

寧玉昔答應的同時,系統便獎勵了周秦一把生鏽寶劍。

周秦正想說什麼,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

「恭喜您再次觸發選項:」

「選項一:先仰天大笑,笑出眼淚后對寧玉昔說:師尊,你在想什麼呢!其實我是和您開玩笑的!(選擇此項無獎勵,也沒有懲罰,如發生被打死之類的慘劇,系統概不負責。)」

「選項二:牽起寧玉昔的雙手,深情款款地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地叫一聲:昔兒。(獎勵:療傷丹一瓶)」

「選項三:讓寧玉昔明白什麼是戀人,霸氣且快速地吻上去,獎勵視親吻時間長短髮放,最高為三分鐘!(請不要害怕,只要不是當場打死,本系統都能把你救回來!)」

腦海浮現三個選項,周秦開始猶豫起來。

第一個根本不用想,選了必死的那種。

至於第二個和第三個……

第二個比較穩妥,不過獎勵卻不怎麼樣。

第三個獎勵未知,不過肯定要好上不少,只是風險有點大。

寧玉昔看到周秦臉上浮現猶豫之色,以為是他冷靜下來,想到兩人之間的關係有違常倫,便猶豫不決。

「唉!」

寧玉昔在內心嘆了一口氣,一陣失落感湧上心頭。

這時,周秦看了一下寧玉昔絕美的容顏以及那朱紅的小嘴,一股血氣直衝腦門。

罷了!大不了一死!

反正表白答應,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周秦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寧玉昔身前,一隻手攬住她的細腰,一隻手摁在她腦後。

同時,周秦將自己的嘴唇貼了上去。

寧玉昔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還未等她反應過來,便感到嘴唇傳來一陣溫熱。

「轟!」

寧玉昔愣在原地,她沒想到周秦竟然那麼膽大,那麼主動……

周秦緊緊貼著寧玉昔,楊柳腰上的咸豬手越勒越緊,摁著寧玉昔的手恨不得將她塞進自己的身體里。

品著寧玉昔的香甜,嗅着寧玉昔身上的香氣,周秦突然好想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叮~時間已達三分鐘,獎勵本系統至高武學:《陰陽大道合歡功》,請於背包內查收。」

「唔!」

回過神的寧玉昔開始反抗,奈何周秦死死將她摁住,單憑肉身的力量完全無法將其推開。

不得已,寧玉昔動用了一絲元氣,將其震飛出去。

樂極生悲,周秦呈一道拋物線落在地上,好在寧玉昔力道控制得極好,到是沒有讓他受傷。

「你沒事吧!」

寧玉昔又氣又擔心,生怕自己傷到了周秦。

「沒事。」

周秦捂著胸口咧著嘴笑道。

雖然沒受傷,但胸口卻劇痛。

「你真是的!」

寧玉昔嬌嗔一句,隨後才意識到兩人剛才發生了什麼。

一抹秀紅從脖子上爬上來,染紅她的雙頰。

「昔兒,你好美……」

這一幕將登徒子周秦給看呆了。

「出去!」

寧玉昔又羞又惱,指著周秦喊道,那模樣大有他再不出去,就撲在他身上咬他的勢頭。

周秦摸了摸鼻子,訕訕走出寧玉昔的房間。

這種事情急不得,今天的進展已經令他喜出望外了。

「叮~完成第二個選項,獎勵小傷葯一瓶。」

「檢測到宿主完成兩項選擇,觸發隱藏獎勵:我全都要。」

「獎勵:貼身軟甲一件、精氣丹一瓶、磨刀石一枚,請於背包中查收。」

呃?

看到那麼豐厚的獎勵,周秦愣了一下。

回想起剛才曖昧的場景,似乎自己確實喊了一聲昔兒。

不過,最值得周秦注意的是,似乎同時完成多種選項,有額外獎勵啊。

「嘿嘿……」

一道快速發家致富的想法在周秦腦海中升起。

……

房間里的寧玉昔面色潮紅,回想起剛才周秦強吻她的那一幕,一陣羞澀之意揮之不去。

寧玉昔找了一塊銅鏡,看着鏡子裏面的自己。

過了一陣,她摸了摸嘴唇,喃喃道:「這種感覺…還不錯……」

……

周秦從落羽峰出來后,便去找小師妹宋紫裕。

若不是她寫了一封情書,周秦和寧玉昔也不會糊裏糊塗地成為情侶。

但是,歸根結底,她的情書是寫給自己的,如果不回應的話,豈不是有失禮儀?

本着「禮貌」的想法,周秦朝着宋紫裕的住處走去。

「聖子殿下!」

周秦正想着怎麼回答宋紫裕、系統又會整出什麼么蛾子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喊住了他。

「誰?」

周秦回頭一看,發現一位長相還不錯、身材妙曼少女正看着自己,臉上有些糾結。

「佳慧?有什麼事嗎?」

周秦看着少女問道。

林佳慧,與周秦是同一代弟子,入門時間僅次於周秦,是這一代的「大師姐」。

「聖子殿下,我有件事想讓你幫幫我。」

說完后,林佳慧臉蹭的一下就紅了起來。

看到林佳慧那羞澀的模樣,周秦不禁開始想入非非。

「咳咳,師妹,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的,儘管說,師兄一定竭盡全力去幫你。」

周秦一本正經地說道,宛如一位正人君子。

「真的?」

林佳慧笑逐顏開,對周秦說道:「請跟我來!」

說完,便往自己住處走去。

。 項北飛盯着蕭晟。

這個傢伙,居然暗中監視了他們這麼久?

「所以我家裏的攝像頭也是你安裝的?」項北飛問道。

「我只是為了保證他不出事。」

蕭晟並不否認,這攝像頭不是他的系統物品,但他可以搞到。

「監視不是一個好習慣。」項北飛淡漠地說道。

「你在學校出名后,就有很多人盯上了他,所以我必須近一步確保他的安全。」蕭晟語氣很冷靜,說話不急不緩。

項北飛仍然沒有完全信任這個人。

「你是不羈?」

「不是。」蕭晟淡漠道。

「那你為何要保護我爺爺?」項北飛問道。

蕭晟沒有馬上回答,只是坐在地上處理著自己的傷口。他身上傷勢挺嚴重,血止住了,但氣息還是很亂。

他從自己的系統空間里取出了一些草藥以及藥劑,一股腦倒在了傷口上。

他本身有非常厲害的融合能力,可以將任何草藥里適用於自己傷口癒合的成分都提取出來,並融合進傷口裏。

大概一分鐘后,他才說道:「你父親曾經救過我的命,我需要做點什麼。」

「這個理由不夠充分。」

項北飛沒那麼容易接受,他盯着蕭晟,仍然在查看對付這幾天的系統日誌,查看着蕭晟失蹤這陣子到底去做了什麼。

但似乎並沒有看到可疑的地方。

「我只有這個理由,你信也好,不信也罷。」

蕭晟的傷口開始了癒合了,他才抬頭看着項北飛,平靜地說道:「我沒想到你成長得這麼快,你和我幾年來所認知的那個少年判若兩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